最新公告:

产品分类
Classification

关于我们
guanyuwomen

关于我们

所在位置:首页 > 关于我们

莱 阳 味 道

 

做这个网站,起于偶然,归于必然.有些事是早就注定的,或是责任,或是情结,或是缘分。

我是一个军人,在大连当兵十二年,老家就是胶东半岛上美丽的梨乡----莱阳。身在异乡,乡音难改难免被问及祖籍何方,听到莱阳

 

 

时,我家乡的特产----莱阳梨总是闪亮登场,问的人大多第一句话会说“莱阳梨好啊”,此时心中的感觉便像吃下了一口地道的莱阳茌(慈)梨:甘甜如怡 满口生香 。于是总爱如献宝一般地给人家介绍家乡别的土特产。如黄埠寨的饼子,昌山的鸡,大野头的樱桃,芦港的梨······

一一道来,如数家珍。也会聊到莱阳著名的万第地瓜干、杠子头火烧、大饽饽、胡城的莱胡参、五龙河生长的五龙鹅,甚至会一起怀念起少时粉坊里的手工粉条,油坊里压榨花生油的香味,偷吃蜂蜜时砸吧手指头的滋味······每每此时,朋友便会问及:这些东西现在还有吗?还是少时的味道吗?然后心情便会突然灰暗起来,免不了唏嘘感叹一番。我知道大家想起了什么,毒奶,毒菜,毒水,毒空气……不用一一道来,城市人的生活环境已被破坏的差不多了,大家都在怀念心中那“一亩田”都有对健康食品的那份渴求,都有求告无门的无奈。

慢慢的就有人托付我,从老家给他们寻这些健康绿色的原生态的放心食品。开始是受人所托,成人之事,慢慢地倒成了我的一个爱好,乐此不疲,每每为觅得一种地道的美味雀跃不已。辗转搜寻之间,做一个网站平台的想法就在大家的一再游说中产生了。

这几年间,我为大家找到了很多几近消失的土法加工,手工制作,还保持原来味道的农家美味。像在山前店万柳找到了七十多老人,他是祖传做粉条的手艺,一直在坚持着做手工粉条。老人说:吃就吃个味道,别人我不管,只要我还在,就一直要留着这点东西”他带着村里的几个老哥们做粉条,产量也不多,虽然贵了点,但从来不愁卖。

 

在遇到“追花人”贺少荣夫妻之前,我还真不懂蜂蜜的好坏,不知道还有“浓缩蜜”(所谓的假蜂蜜)之说,贺大姐夫妻俩养蜂二十一年,大江南北追逐着春天的踪迹,虽不富有,但却过的如神仙眷侣。

 

 

他们的蜜从不外卖,只在莱阳自己的专卖店出售,靠的就是业界良心。他们坚持天数不到不割蜜,不封盖不割蜜,只卖蜜王浆,不卖浆王浆,二十一年,口碑不倒,靠得住是那份坚守。

我的亲姐姐吕秀艳,姊妹中的老大,早早地嫁到了西万第村,知道弟妹爱吃那种“流油”的地瓜干,就到处寻找那种红壤的地瓜,自己摘了,大锅煮了,细细地扒了皮,再一块一块地切好,在暮秋的西风和炽烈的阳光下慢慢的翻晒好,然后像老母亲一样,一包包地装好,带着阳光的味道和满满的爱意,寄给远方的亲人。

 

 

后来姐姐的地瓜干在大连的战 友圈有了小小的名气,慕名求购的人渐渐多了,姐姐便让姐夫每年多种地瓜,多晾地瓜干,为的就是让远方的我们都能吃上这家乡的味道。

 

姐姐还带我找到了邻村后万第的老人***,她是万第火烧(俗称杠子头)的传承人,老人已经()做火烧做了一辈子,她颤抖地伸出两手的时候,泪水一度模糊了我的眼睛。老人的手严重变形,这是长年的劳作造成的后果。为了追求火烧的韧度和硬度,面团要靠手工揉制,前后七遍之多,而且火候也严格掌控,火候轻了重了都不行,这些都要靠多年的经验把握,这样的火烧才有好口感和纯正的面香味。

 

 

说起老人为啥这把年纪了还在劳作,老人只说:“孩子们愿意吃”。好在老人的手艺没有失传,她的后人们已经把这种美食发扬光大,并且已在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,以后我们还会有好口福,

莱阳有一个网名叫“梨乡餐饮执着践行者”的人,此君名叫宫梅杰,我的同学,万第后瓦马人,现在是莱阳交通宾馆这家三十年老店的总经理,他带领的厨师团队,底蕴深厚,对产品品质的追求近乎苛刻,他们不断创新,“鲁匠”牌五龙鹅系列产品和“喜饽饽”多次获得()金奖。

 

   在莱阳本地绝对属于“内销品”,不定制几乎买不到,是逢年过节莱阳人的节日必选品,他们在发扬光大鲁菜的同时,还让烤芋头,烤地瓜、烤玉米等许多乡间小吃登上了大雅之堂,他们在执着践行着“莱阳味道”。

谈起“莱蔬”食品的VF干制蔬菜,就不得不说张朝干这个人。转业军人,我的战友,当兵十六年,转业以后自主择业,在一次去校园接孩子的过程中,对孩子们吃的小食品触目惊心;出于一个莱阳人的倔强和一名军人的使命感,他产生了一个自己生产健康食品的念头,就是要做一种自己孩子吃的放心食品,于是就有了“莱蔬”这家以VF技术生产干制蔬菜的食品公司(阅读张朝干创业故事。点击上方大图)。

 

 

他自己建蔬菜基地,进设备,去台湾学技术,建厂房,没日没夜的苦干,终于将自己的产品做成了行业顶尖,远销至全国各地,他就一个愿望,我少挣钱没事,只要大家多吃一袋莱蔬食品,就会少吃一袋垃圾食品,这就行了。简单而质朴,在这个假货横行,“毒品”肆虐的市场上他选择了坚守,选择了商道。

谈起莱阳土特产,莱阳梨是必谈的话题,照旺庄的芦儿港,那是正宗的莱阳梨原产地,这个村的宋丽利,是我时间最久的合作人,所有的梨都是经他的手一个个装箱的,宋丽利为人实诚,不善言语,但是他认一个理:大老远运到外地,咱得给人家好东西,不能丢了莱阳人的脸。 看看,这就是莱阳人脾气。

 

 

他还给我引荐了一个叫“潘老大”的,其实这不是他的本名。他叫王畔刚,莱阳梨膏古法熬制的三代传人,他的“畔老大”梨膏上过烟台电视台,是莱阳梨膏的老品牌,在莱阳家喻户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他的梨膏,从不用落地梨和坏掉的梨,熬制的时候也严格遵循着祖辈留下来的老手艺,不加任何东西,最大限度地保持着梨的原汁原味,看他熬梨膏,就像看一场庄严的仪式,“畔老大”说,这叫传承。

我去过谭格庄找过苹果,去过大野头寻过大樱桃,去过姜疃三里庄联系过土法压榨花生油,也去过莱胡参的原产地胡城,也顺着富水河一路找过溜河鸭蛋,鹅蛋······几年以来,上山下乡,走街串巷,搜罗着美食,寻访着乡土人情,每每为食品市场的现状担忧,也经常为乡村匠人的坚守感动,军人的情结让我搭建了这个网站,希望为国人的健康尽一份绵薄之力。一己之力,微不足道,望同道中人与我一起努力,为我们的盘中餐加香加色。

 

 

 

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安得美食千万种,大悦天下“吃货”具欢颜。